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老汽车人联谊会|胡茂元:还要抓住新的机遇 特别是中国的网络发展
中国汽车报网 ·   ·  2018-08-28

  以下是上汽集团原董事长胡茂元讲话实录:

  接下来我也讲讲 ,因为我是四年前退休了,那么退下来以后就是说曾经吉利集团的高层,委托人跟我来谈,说是不是你现在有空,是不是能够来做?沃尔沃的全球董事长,国家有规定,我们退下来还管住的,叫做三年两不准。三年两不准,我现在都82了,还管出来了,现在看来不是三年了,我就讲的这个三。但是尽管怎么说,我还是非常关心这。就是吉利收购了沃尔沃以后发展到底怎么样?因为当时在收购沃尔沃的时候,也有人问我,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我说这要包括在全球的经营不出问题,这个买卖太便宜了我说。当时听说17,今天听下来十八亿。最初的时候它卖给福特的时候是60亿,所以我当时还是比较眼红的,我还在位的时候,这么便宜,但是关键问题不在于买的时候多少,买好成本,关键问题是今后他还要发展,还要投入,它的原因是不是能够由现金流量来支撑这样一个,如果沃尔沃在国际上发生问题,那吉利一定只在他国内的经营是支撑不了沃尔沃的这个发展。但倒过来,他做好了,相融能够结合得很好,能够来带动这里本身的一些品牌,这个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现在这是我看了林克的工厂,我很欣慰,感到做得好的。而且呢,确确实实吉利集团收购沃尔沃,以及在沃尔沃这个合作当中,怎么来把沃尔沃一些好的东西拿来为国内的一些产品来服务,包括集团的服务发展,这一口气算是争气了。如果说没有这样一个,沃尔沃今天不会发展的那么好,它的股票也在上,我也知道。而且他不光是吸收了这个世界资源,而且在管理上面,我当时也不想他李书福怎么去管他们呢?原来因为在我的脑子上也有这个想法,什么一个沙发加四个轮胎就是汽车,我想用这种理念去管那个沃尔沃,这怎么管呢?因为我知道沃尔沃当时的总裁是谁呢?是德国大众的董事长片区的助理,亚东(音),我跟他打过交道,他曾经也在负责中国的大众的业务。这都是很死板的那些人,你怎么来想,现在知道他们是怎么做的,就是让他们去管。但是对他们也提出要求,特别是他们的研发机构不是收购了,你要把他的产品就可以拿来这么做的,不行的。他们成立了合资开发的,我认为这个做得不是很好。肯定这个机制上来,如果让我们去收购了,我们的国有企业要去做的话,可能也不见得就比吉利做得好。

  这是我看了一下,当然不仅仅是收购了沃尔沃,它包括用人方面,接受了世界上研发方面的人才,这点来讲也支撑了他的很多的工作。但是你想想看,当时这样的一个压力多大?真的是如果不成功,李书福就是个农民了,又回去做农民了。是吧? 

  今天我听了张总这个发言,他含着眼泪在讲的,肯定有这样一段辛酸的故事在里面的。那今天算是走出来了,我也是为李书福叫好的,包括李书福当时他的评论就是讲,是不是属于他的(02:04:00),当时我还兼了协会的会长。董阳跟我说这个事情你看怎么办?我说他收购了外面的,如果按照集团来讲,它是的。那么现在世界500强是明确了,我们这人还在争论,是不是要考虑,当时就有这个情况,我当时的表态很清楚,我就说应该算,在国际上大公司,他们公司都是并来并去的,这样那个你如何评价条件都费劲。但是我们国内当时还是有些想法,后来董阳同志问我,我说我是倾向于应该算。现在非常高兴,他已经得到267位,这个还是不是主要的,这是一个现象。 

  总之来讲,我看了他们的发动机厂,看了他们的车,这个水平应该还是现代化,而不是原来造车的这个理念,完全是利用世界资源,而且很好的融合来做,他们考虑的三个最安全,第二步的阶段的目标,我认为还是这一点,这对我们这个搞自主品牌走到今天,作为世界制造汽车、销售汽车的大国,这样一种来看,我们的自主品牌怎么建设,这样的背景情况下来看,这叫总结。为什么呢?我甚至也碰到过这样的一个问题,在2007年的时候,国家召开科技大会,温总理表扬了奇瑞,因为奇瑞跟我们也有关系过,我帮助过他们的,他们看到我还是很客气的,甚至上次他们在打官司的时候,是我帮他解了套,当时德国人完全把他的。因为德国人也要面子,他也有两派,一种人就是认为中国的那些管理人员怎么怎么,他们都用我们的零部件在做他的产品,这违反知识产权,后来把他们的就是像我们汽车监督局,每个月给他们解剖一辆车子,里面都是大众的零部件。那么这样它对我们一个合作伙伴也提出要求,不允许。那么那个是他第一年就确定一点,那我说这个安徽有这样的一个也不容易,但是要让他们把这个技术卖给他,他也不肯卖,德国人不肯卖,后来还是我出钱了,我破了整买(音)。我说我来出钱吧,我来买你的技术,我来给他用,总算解决了这个问题。我是出了几个亿给他了。我说你的技术你就点一点,它再便宜,下了一个台阶。这个今天就不讲了,因为同样也非常感谢我就够了。现在倒过来,当时的时候表扬以后还不知道什么问题。上海市委主要领导,那个脸色是不好看的,尽管上海得的科技进步奖得的还是最多,但是汽车好像是奇瑞表扬了,你们没有。上传达,下派出团队,我要去开座谈会,我把张艺谋都叫过去,我说我去,在路上我要想怎么讲,都是作为主要领导,还有很多媒体,我也在想,是吧?这件事情到底怎么看,表明我们的一种态度。当时我就想了想,我说我发言三句话,第一句话,上联叫做高兴,因为我看到有些领导也不高兴,我说为什么不高兴,说汽车界奇瑞能够把自主品牌这样做出来是件好事,应该高兴,我们同行,不要不高兴。但是叫做高兴,不光彩,这事当初不是我们做的不光彩,实际上也表明我们有差距。第二句话叫下联,我说服气,不要不服气,因为当时拿了那个技术等等,有点不服气,说不服气,不服输,但是不能服输,像我们。 

  最后第三句话叫横批,听明白,实际上就是要沟通发展一条,就是要把自己的创新做出来。当时讲了这个三句话就不急了,看你们态度还可以。但是确实我们就是也在做那个荣威的品牌。但是呢,回过头来看看呢,现在我就感觉到奇瑞现在相对建立的比较的话,因为我们专门也到我们自主品牌去问了,来之前,我说现在情况怎么样?他们说吉利现在是第一位,奇瑞现在是困难的。我看那个尹同耀的脸也不好看的。你说他不努力,不辛苦,很辛苦的。所以自主品牌。但倒过来,为什么吉利会成功?到现在没有,但是最终还有路要走,但是至少我认为他是在开放的条件,利用了世界资源,跟我们国家完全自己做的话,这个要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的话,这条路走起来更近。 

  它现在利用世界资源这么走,过去我们就把叫什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来发展自己。这还是非常感谢党中央这样一个改革开放的一个政策,没有这样的开放的政策,那我们就不能造出国际的。我记得胡锦涛总书记来访问大众的时候,在2004年的时候,他当时也讲,他讲了一句话,因为他也不是搞技术的,他讲了句,他说你们都关起门来做的话,可能你们自己能做出来,就是上海的。那么我们就感觉到这个确确实实是,但是呢,讲到这一点的目的就是讲吉利收购了沃尔沃,现在可以说是提升了它整个公司的自主品牌,整个管理水平。 

  那么第二呢,我想讲讲我们当时公司搞自主品牌,我在位的时候,当时2002年我们就提出目标了,2002年到2007年,5年,三大目标,第一个目标实现100万辆,第二个目标就是自主品牌,第三个目标就是进入世界500强。当时就提出了这个目标,王杰同志走的时候,最后一次他当我们各位领导小组组长提出来的。现在走下来,当然,有了这样不断的这个目标以后,对我们来讲,尽管是有压力,还是实现了。到现在我们已经是世界500强的第36位,就是今年的7月份刚评下来,第36位,我估计奇瑞应该也进步一点,267位,他今年产量达到那么多了,应该还会往上走。那么当时我们,特别是奇瑞,这样也表扬以后,我们当时就考虑了,靠我们自己这样再拼命干,行吗?当时就想提出来叫三不利用原则和四条道路,三不利用原则,不能依赖外方,当时我们的开发已经合资了嘛,但是我们认为不依赖外方。第二,但是我们合资企业还吃饭呢,也不能刺激外方太多,它降价的产品还拿来,那个他是不是要跟你继续合作?你是不是继续拿他的技术,我们就提出了既不依赖,也不排斥,也可以合作。第三叫做不违反知识产权,这一定要亮点。第四,利用世界资源,这是三不会用原则。 

  四条道路当时提出来的时候,大家还不太相信。第一条完全靠自身的力量来做,这是艰巨的。第二条,我当时就提出来叫收购国际品牌来进行合作生产,这就是第二条。第三条也可以深化合作,外方来进行生产,就是合资来生产。第四条就是合资企业也可以生产自主品牌。当时提出这个四条,我们国内这些像我们这些已经合资很多了,你要面对合资企业,他们会有什么一个想法跟举动,我还要继续合作下去。那么这个问题,我当时跟通用也好,跟大众董事长都亲自座谈了,他们最后都接受了,那么我们就做。实际上他们心里还是有。那么在这个做的过程当中呢,我们也感觉到我们这个合资方式走得比较早,也算是比较成功。但是我们第一个搞了投资了以后,各个汽车厂都开始合资了。我们搞第二个时候呢,人家开始也搞第二个,甚至有的搞第三了,这样一来以后呢,应该讲在开放的条件下,提升我们的国内的汽车整车水平也好,零部件水平也好,管理水平也好,质量水平也好,营销水平,应该说是提高的,也为我们自主品牌打下了一个很好的基础。但同时对我们保持这个品牌也压缩了一点空间,难度更高了,它是个双刃剑。但是呢,我认为在这个双刃剑当中,这是个历史过程,对于我们保持住品牌还是有利的。因为我们政策出来以后,一大批的零部件都是搞合资进来的。现在看来对我们搞自主品牌,这个还是有帮助的,毕竟还是在你们国内。是吧?关键还是两条,一个没有能力又没钱。当时没有资金,那么现在自主品牌,我们做的过程当中,现在大概总的指数为40%的左右,但是我们的基础已经完全可以。我们上海的大厦,这就是改革开放给我们带来的机遇。 

  那么我们现在还要抓住新的机遇,特别是中国这种网络发展。那么这里面就是说现在我们应该讲,基本的矛盾和问题,刚才建华同志上午也讲了,基本矛盾没有变,我们的能源问题,环保的问题,交通问题,这个三大基本的是汽车界,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其他汽车发达的国家都会存在这种矛盾。面对这样情况,那么我们现在是提出来新四化,当然这个新能源的问题里面,当然包括电动汽车,包括其他的替代能源,再加上我们的智能化,以及我们的网站化,来解决我们的安全,交通拥堵等等,还有一些环保的问题。所以共享化就是更加科学合理的。因为我们也讲了,分析中国大概估计在4000万人这么的情况,那还有不同的争论,但是不可能无止境的这么做下去,是吧?那么应该共享化的这种一套思路来解决这些问题。 

  那么在这个里面呢,我想是我们根据这个新的四化的要求做的过程当中也好,我们在整个产业链上来考虑的话,还有很多的问题要组织,还有很多的技术难点要攻关,就刚才何部长讲的,产业集团问题,包括我们汽油机的增压泵的问题,包括我们的所有目前我们汽车工业的,我们要搞电动汽车,三电电机都没有优势的,电池在中日韩,但是我相信我们也会上去的。那么电控,特别是里面的软件是我们可以的,硬件是世界的几大集团,芯片将来也是我们卡和龙的。这个问题,通信的这个教训实际上在汽车界也是隐藏着的。当然这个国际形势有关系,你跟欧洲、日本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发展趋势来看,美国现在就这样子,那么我们的命运就掌握在人家的手里,像这些问题都必须要解决。但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也不是一个汽车行业的事情,国家战略来考虑这些,也是我们今天想要做好自主品牌,这个问题不解决不行。因为全球化了以后,国际分公正确的,但是国际分工的另外一面,你就要当心被卡,这个问题就要研究。我们国际分工还是要走的,但是有一些关键的零部件,我们如果被卡的时候,影响我们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里,就这个道理。但做起来就不是他们,作为国家战略来做。 

  那么尽管有很多的这些难点问题,最后是要靠人来做的,所以就讲到第四点,我们见一下,我认为很重要的一个还是要在开放的条件下来进行改革创新。这里面涉及到两个方面的问题,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做事的人,我认为做事的人,因为这就是我们汽车行业本身,所以我们经营者应该要敢于担当,你不敢担当,你那么多难题,怎么去解决?第二,要能够挑战自我,要不断提出新的要求和目标来转型升级。这一点我认为,你说我做得好的,他没有躺在那,他一点一点不断的在自我挑战,不是停留在原来的水平上面。现在的你不是过去的你,我看完全变了。我们需要这样的人,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管人的事情。实际上就是我们目前,我们上面还有李书福,特别好的,他没有去管它,当然也有国家在管,但是相对来讲也比较好得多。万里同志今天早上问我,他说这个事情是跟我的意思,我说我不知道,我知道了,你说我也挨不住了,但是反过来我也告诉我,如果我说出来可能也没有你说干得好,我就讲了两点,对不对?  

  那么我说因为什么我们也受到很多管,管人的事情,要有容错机制,没有什么事情都做对的。只要他不是私心,你想想看,你说我做对吗?不可能的。他很多事情觉得可能错了,但是他做错了,没人去管它,应该有一种容错的机制,让做事的人有胆色有魄力去做,甚至有纠错。当然我们认错了还要纠错,这是要一块。还有一个就是说,这个以人为本这个角度,人的本性角度,它的动力在哪里?他要展示为什么?对吧?这个还是要有一定的动力,那么要讲机制。所以我想这个实际上就是迁移到改革的深化,这样创造一个比较好的,一个大家发展我们自主品牌的一个好的环境。因为要搞自主品牌,跟世界上著名的这个竞争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就想讲这几个方面来谈谈我自己的一些体会,不一定正确,最终大家讨论。 

专题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