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董扬:汽车产业发展方向及趋势
中国汽车报网 ·   ·  2018-08-28

  

    以下为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董扬发言实录:

  尊敬的付于武理事长,尊敬的各位老朋友,很高兴又一次参加汽车人才研究会的年会,并且在中国汽车人才高峰论坛上安排我来演讲,非常感谢。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我准备从多个角度总结一下改革开放。之前我被政府某部门要求写一篇文章,本来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我对改革开放40年中国汽车产业的发展做了一个梳理,有一些想法也在这里向大家汇报一下。今天我主要是五个部分来进行阐述:

  ♦一、改革开放40年中国汽车产业巨大成就。

  我回忆了一下,从去年到今年,对于汽车产业的批评和表扬基本上是平衡的,再往前五六年基本上是挨骂的,可以说是被骂的狗血淋头,现在好一点。对于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有一个人可以证明中国汽车干得不错,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他指责中国“用市场偷技术”,偷得他已经扛不住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发展得很好?改革开放40年,我们确实有了巨大进步。

  从产量来说,1978年全国产量是14.9万辆,占全世界产量0.4%;去年就了达到2901万辆,占全世界产量29.8%。我们已经连续9年成为世界第一汽车制造大国。

  从产品结构来说,现在大家已经听不到“缺重少轻,轿车近乎空白”这句话了,但这句话是我们在中汽工作的时候,几乎每一次会上提到汽车形势都要讲的一句话。我记得1985年,中国汽车产量不足5000辆,进口量10万辆,这需要巨大的外汇。所以当初我们确实是没钱、没车的状况。90年代,发生过两起大规模的汽车走私案件,一个是在亚运会前后,通过山东走私;还有一个是海南建立开发区之后大规模的走私。汽车如何走私?夹带一块电子表进来还行,汽车怎么能走私呢?这一方面说明当时监管不严,说明有国家机器介入了走私活动,另一方面也说明确实当时没车用。我记得当时偶尔还能见到方向盘在右边的汽车。当时中国汽车产业比较落后,没有车用。那么现在呢?我们现在应该说是“重、中、轻、微、轿、客”全部齐全。2000年,我参加WTO谈判,当时谈的主要问题是关税,就担心关税下降之后,进口车比例会迅速增加,现在来看,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原来我们进口还有配额,现在也没有什么配额控制,甚至我记得前年的时候,政府还要求扩大进口。今年我们将召开进口博览会,就是为了扩大进口,如果说汽车能进口,政府肯定是不限制的。即便这样,每年进口汽车也就是150万辆左右,占5%。在一个国家进口汽车只占5%的情况下,这个国家的汽车产业是相当厉害的。所以中国汽车产业40年是有了巨大的变化的。

  从制造体系方面来说,中国过去几乎没有现代化的汽车制造体系,桑塔纳国产化3年之后,国产化率不到3%。我问主要国产的是什么?他们说也就是轮胎、电瓶。天津夏利当初国产化很快,实际上是有降低质量的问题存在的。后来国家实施桑塔纳国产化一条龙项目,军工企业介入,加快了国产化的过程。改革开放40年,我们的制造体系已经完全建立了。如果说“用市场换技术”这个词成立的话,应该说用市场可以换来制造体系。中国现在可以说已经建立了现代化的汽车制造体系,并带动机械、电子、钢铁、有色、轻工、纺织、石油化工等产业的发展。而且不仅是制造体系,随着轿车进入家庭,私人拥有汽车市场不断发展,我们也成为了世界最大规模的销售、维修、服务网络,汽车金融、休闲旅游、汽车赛事文化等也在迅速发展。最近旅游营地、房车基地建得很多,可以预见今后几年,这些方面也会得到快速发展。

  从开发能力方面来说,过去我们只有低水平的自主开发能力,没有高水平的汽车自主开发能力。我一直认为引进技术的条件是国家环境许可,允许你需要,然后你去学习先进技术、引进高级产品。自力更生是闭关锁国,不让你学习,只能在家里做,那是低水平产品。这几年,我们的企业在研发上都有巨大投资,吉利投资60亿元建立了技术中心,长城也建得很大,包括几个大的国企都是如此,每年的研发费用很多企业都是几百亿。我记得我曾经参加过一个课题,《2000年振兴目标研究》,当时全国汽车行业科研费用我认为不到1亿元。我当时在中汽总公司管的钱是250万。我到一汽去问,一汽说好年景1500万,但是上半年最多给500万,下半年好的话给1000万,不好的话,继续给500万。所以算一算全国的研发费用不到1亿。反观美国,当年美国通用汽车研发费用是60亿美金。当时我很悲观,说没有钱就不能买设备,没有设备就不能干活,不能干活就不能养人,什么时候可以建成中国的自主开发能力。今天,当我站在这里,我觉得当年真的是没有想明白,不应该那么悲观,现在我很乐观,因为我们完全有了和他们同样等级的设备。当初我们看克莱斯勒的开发大楼觉得非常不错,现在我们看我们很多企业的开发大楼都比它漂亮,我们现在正在形成一流的开发能力。

  从技术上来说,有一些地方我们已经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比如说电动汽车正在从跟跑进入到并跑阶段,我认为电动汽车在5年左右的时间就可以赶上世界先进水平。在有一些产品上,比如说小型SUV、MPV,比如说五菱宏光这样的小型车在国际上都很有竞争力,因为国际厂商在同样水平产品上根本做不到我们这样的性价比。我估计未来几年这样的产品将会在国际上有很好的表现。我们根据工信部提供的数据,现在汽车税收应该占国家总税收财政收入10%以上,就业占12%以上。

  前几天碰到一位烟草行业的人,他说烟草的税等于军费,意思是说包括我在内的吸烟者“爱国贡献”很大,可以支撑起军费来。我昨天想想,难道汽车的税收少吗?我算了算,汽车税收比烟草还大,烟草税收占全国财政8%,汽车占10%以上,因此不要讲烟草养了军队,我们也可以养,汽车拿出一大部分来支持了国防的发展,我们也可以养的。总的来说,汽车产业已经成为了改革开放40年非常重要的一个产业。昨天晚上有一部纪录片叫《汽车崛起》,习主席讲中国梦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如果说不能进入和谐的汽车社会,我想人民幸福也是很有限的。

  二、改革开放是中国汽车产业的重要动力。

  中国汽车产业和其他产业一样,经历了由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深刻转变。多数人都听过说,当初生产汽车需要“三联单”,前天我给老同事打电话,他告诉我说三联单是干什么用的?一联是收钱的,一联是取油的,人有户口有粮票,车有户口有油票,当时是很严格的。汽车行业我们经历过以油定产,油不够了,车少一点;以料定产,有多少钢材,如果说钢材少,那就少生产一点。我们还研究过近煤外运,因为生产了汽车,虽然汽车耗油,但是可以把煤运出来,而且这项研究也起到了一定作用,汽车限制越来越少了。80年代还有一起投机倒把大案,是和中汽有关的,就是中汽下面的一些人员跟钢厂说,你把计划外钢材给我,我给你造一点计划外汽车,然后可以进行售卖。后来我查了一下,最后处理也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是因为在过程当中有关人员有一些报销的事引出的。总的来说,这在当时是比较轰动的案例,这说明当时汽车完全是按照计划生产的。后来汽车才逐步取消计划,然后限定价格,真正价格完全放开是后期的事情。直到现在,我们国企的工资总额也还不是完全放开的。

  实际上,改革开放40年是一个逐步放开的过程,是改革的过程也是开放的过程。40年来,我们比较早地采取了全面对外开放的态度,为什么这么说?比如说印度,印度比较早的时候是只开放轿车,不开放商用车,因为他认为印度的方针和中国不一样。印度是由政府决定什么是印度比较好的产业,印度好的产业是不予进口的,印度缺少的、技术差的产品才进口,而中国是全面对外开放的。我认为中国的对外开放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举措。我们在一个难得的历史机遇下,向全世界开放。

  我们这一代人从改革开放中走过来,我们自己没有感觉,我们感觉的是文化大革命之后粉碎“四人帮”、三中全会之后,以小平同志为核心的第二代党中央领导集体认为必须要开放,我们就开放了,我们就获得了很大的成就。其实这也有历史巧合的,正好当时要开放,适逢全球经济一体化,所以这也是最好的开放时机。我相信50年后再去评论这一段历史,会认为这是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巧合,而汽车产业利用这个开放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获得了宝贵的技术资源、资本资源和管理资源。

  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当初我们为什么搞合资企业?我们没钱、没技术,为什么合资?是因为我们的合资企业,要用外国人的资本。我们把中方最好的厂房拿出来,懂外语的干部抽出来,精壮工人抽出来到合资企业。北汽两片厂房,北厂房比较破,南厂房比较新,那么就在南厂区搞北京吉普。当时我们的合资企业很难做,长期国产化率不高,税收各个方面又比较高,产量上不去,不赚钱。现在做合资企业的老总们飞机坐头等舱,酒店住五星级,当时不是这样的。当时的几大合资企业,其中上汽大众总经理方宏跳楼自杀,后面一个比较大的合资企业武汉神龙汽车,总经理离家出走。我们问了当时一汽大众的总经理陆总,他说我没事,我很好,我扛得住。为什么要自杀?因为上汽把最好的资产和东西给了你,让你和德国人做合资,但是你这个企业不赚钱,怎么办?一汽大众也有一段时间不赚钱,特别是武汉神龙业被一汽大众压制。一汽大众当时提了一个销售口号,说一汽大众是男人的车,后面是说武汉神龙是女人的车,但是女人买车是很少的。当时市场竞争非常激烈,上世纪90年代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非常缓慢的时代,当时大概80%的汽车企业都在亏损,所以是非常艰难的。当时的情况有以下几个特点:

  第一,改革开放完全是中央领导的,汽车行业没有自行其是搞“以市场换技术”,甚至我要说,汽车是党中央国务院管得最多的产品。一直到现在汽车厂也不是随便建的。什么是产业政策,产业政策仅仅意味着支持吗?产业政策就是用国家规定,控制市场准入,对产业方向进行干预。汽车产业两次出产业政策,就是在汽车行业上了两道“紧箍咒”,所以汽车产业完全是在党中央指导下进行的。一个科技部副部长曾在人民大会堂这样重要的场合,批评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实在是胆大妄为。科技部一个姓马的副部长,在人民大会堂说,说汽车产业用市场换技术是错的。所以说汽车产业自由度是非常小的。

  第二,在中国汽车产业对外开放的进程中,“商用车领域以引进技术为主,乘用车领域以对外合资为主”的局面完全是市场机制下形成的。这里有一个经济规律的问题,我记得在2004年前后,北京市举办了一个局级干部培训班,我当时也参加了。当时有一个司长说汽车你们就是喜欢合资,喜欢出国。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就驳斥他,我说如果说我是合资,我的成本是1%多一点,因为当时我谈判的北京现代,包括参照的广州本田,引进技术费用4800万美金,算下来占汽车成本的1%多一点。但是要是开发的话,就要达到3%-5%。当时引进技术1年出车,我在北京可以做到8个月出车,但是做自主开发就要3年以上。我引进技术造出来的车没有毛病,自主开发一定会有小毛病。如果是你,你能引进为什么要自主开发?我算这个账是为企业负责任说的。因此,我们改革开放,引进技术,对于我们来说是抓住了重要的历史机遇,取得了重大进步,一定要正面看待这个问题。

  第三,由于中国汽车产业自主开发能力相对薄弱,而开发技术,是通过引进、合资不可能得到的,所以必须要自主发展。这里再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我刚刚讲到合资企业,在汽车产业的合资合作中,谁占了大便宜?业界专家都指责汽车行业的国有大企业占了大便宜,我认为不是。第一大便宜是国家占了,国家不用进口汽车,收了大量的税收,汽车比其他产业的高,汽车行业多了一个消费税。我们知道在中国消费税是奢侈品税的意思,为什么烟草行业和汽车行业有那么高的税收,就是因为有了消费税,所以我认为国家占了巨大的好处。如果说把合资好处认为是100%,那么国家占了60%,老百姓、消费者占了30%,因为有了合资,我们有了众多的选择,世界上所有的汽车品类都有,高中低档都有,而且价格不贵,企业也就是得了10%的好处。

  三、当前中国汽车产业的挑战和机遇。

  中国汽车产业的主要挑战是环境污染、能源短缺、交通拥堵。我们不用和人家讨论说拖拉机、农用车污染也很多,也不要说河北的钢铁厂如何污染,我们就做好自己就可以了,因此我们必须要正视这些问题。二是要注重技术进步。三是要扩展注意力到整个汽车生态,也就是说我们要注重相关领域,一定要下一些力气关注在国6、国5油的供应,在电动汽车方面要关注充电基础设施的建设。这一点,我再次发出呼吁,中国的汽车产业和发达国家汽车产业相比,其中一个明显的差距就是我们对相关产业、汽车生态的其他方面不够关注。日产、宝马要在中国生产电动汽车,专门跑去调研了充电桩,到底有多少,真的假的,能不能用?而且在欧洲、日本都和充电桩公司成为合作伙伴,保证他们的车卖出去能用。而我们是看我们的产品能不能得到国家补贴,我的车能不能上市,相信政府能把基础设施做好。而实际上汽车产业一定要注重产业链上所有的环节,不要完全依赖政府,因为我们经常会靠不上政府。一汽开发新解放时,政府说产品要先进一点,以后用80号油,压缩比要提高。结果一汽产品出来之后,政府没有兑现油品提高,还是70号油,结果一汽产品出来之后,老是出现烧缸、拉缸的问题。后来一汽被迫修改设计,又过了三四年,80号油才供上来。因此我说中国汽车产业,我们成为一个成熟产业就是要多管,不要赖老爹老妈,要作为大哥把所有兄弟都搞起来就行了,如果说什么都靠政府来做会耽误汽车产业发展。

  最后,我认为要积极支持配合政府做好汽车政策的制定。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汽车这么大的产业,我一直在这个产业,一直和政府打交道,政府直接管汽车的人不超过10个人,他们还受种种的制约和影响。汽车作为一个大的产业要发展好,我们自己要配合汽车政策的制定。我在这里正式向大家提出这个问题,因为未来这个问题会更加严重。过去中国汽车产业是跟随别人发展的,所以跟随别人制定政策就可以了。但是到了中国汽车产业创新发展的时候,你没有一个好的创新政策根本就发展不好。而且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根据我自己的研究,中国政府的政策,对于跟随发展、学习新技术是适应的、作用大的。对于开放市场,创新发展,鼓励创新差距是比较大的。这一点特别希望汽车行业的各位同仁注意。

  机遇方面,未来主要是电动化、智能网联化等新技术进一步对外开放。这里我希望大家特别注意关于补贴的事情,补贴可以促进市场形成,但不能替代技术进步。补贴有很强的局限性,中国电动汽车的政府计划、补贴、全面优惠政策极大促进了电动汽车发展,但这是有后遗症、有弊病的。比如说由于一两个政府部门对混合动力的不认可,现在影响了中国混合动力技术的发展,也影响了整个中国汽车产业节油的效果。由于补贴政策指标变化过快,也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我认为补贴政策可以降额度,但是不要总是变。我非常支持2020年补贴按时退出,这样技术和经济可以遵循客观规律发展。政策也需要创新,我们要支持政府研究好政策,因为现在我们产业发展进入无人区,政策也走向无人区,前面没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我们肯定是需要创新的。开放方面,则要帮助有利于中国汽车产业和汽车产品走出去。对外开放,对内也要开放,这有利于市场竞争的公平环境。

  四、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建成“汽车强国”。

  深化改革方面,需要注意三点:一是企业改革,国企民企怎么做成百年老店,形成自主品牌;二是政府改革,要变成负面清单管理;三是社团组织改革,像我们这样的社团应该给予更多法律层面的保障,也应该创造更多的条件,我们也应该有更大的担当。

  在扩大开放方面,我认为一方面是要深化原有合作,以前合资企业主要是在生产,现在扩展到开发,扩展到海外市场。二是扩大开放,我们现在整车是开放的,一级零部件也都进来了,但是我们现在高端的基础材料、核心的部件没有。很多汽车零部件只有美国、日本、欧洲三家能做,这些都是我们继续开放的范围。三是拓展海外业务。四是积极参与国际事务,我们要参与国际标准制订,参与国际讨论,现在我们参与地很少,必须要积极参与国际合作。

  五、对汽车人才工作的建议。

  一是要培养人才在高等教育方面的拓展。清华大学汽车系说他们培养是按照两个方向,一半机械,一半电子。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汽车不再是纯机械专业,而是综合各个学科,尤其最近在电子、人工智能、智能网联方面有巨大发展空间。再一个是金融,清华有一批校友曾不甘寂寞跳出去搞了金融,当初是为了挣钱,现在有力支持了创新的发展,因为你只有技术还不够,还要有钱。现在互联网造车的一个巨大冲击就是资本市场,因此我认为汽车人才,电子方向、金融方向是重要的方向。

  二是企业要重视教育,积极支持参与人才培养。我记得五六年前,我在参加一次科技进步奖的现场碰到陈曦,他说大学生实习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民营企业、国有企业都不愿意接受大学生实习,但没有好的实习,工科学生是培养不出来的。我希望今后企业可以有计划的接受大学生实习,通过实习你可以培养人,还可以挑人留在企业,这样可以做好大学生人才培养。当然这里也包括后续的继续教育、网络教育人才的培养。

  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编辑:蔺天子、程雪玲(实习)

专题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