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做上门洗车的乐厘车为什么还能拿到钱
2016年03月04日 15:28 来源:亿欧网 作者:刘艳玲

  2015年下半年起,资本环境趋冷。在车后中,包括小雨洗车、功夫洗车、e洗车等在内的上门洗车公司相继关闭,赶集易洗车也和呱呱洗车进行了合并。从业的人变得心惊胆颤,未入门者不敢再碰。所以,当听到上门洗车公司“乐厘车”在一年内拿到了种子、天使、Pre-A轮时,我是质疑的……

  质疑一:都说上门洗车是伪需求,真的还会有人投吗?

  乐厘车从事上门微水洗车服务,主打类似于河狸家的C2C模式。洗车员免费入驻乐厘车,平台统一培训,培训后的洗车员可以自由接单并提供服务,服务收入全部归洗车员所有。

  2012年,创始人吴孙乐从上海交大毕业,创业前吴孙乐在上海乐泰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从事投资工作。河狸家最火的时候,C2C模式向外界展示出潜力。吴孙乐最初的想法是投资一家这样的公司,但当时出行和美业两个领域已有滴滴和河狸家等领先企业,几乎不再存在机会,于是吴孙乐开始考量其他行业。

  考量的过程里,吴孙乐想到汽车。2014年中国汽车保有量约1.4亿辆,同时也是保有量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存在极大待挖掘的价值。

  最初,吴孙乐想过做停车,但实际上停车的一大特点是杂乱。各家停车场之间相互独立,由不同的管理公司进行运营,而且如百度这样的地图提供商都在尝试切入停车。

  在停车的想法被否定之后,吴孙乐想到了上门洗车。2014年12月,吴孙乐到上海浦东机场,对4000辆汽车进行调研。在回答自己是否有上门洗车需求这一问题时,多数车主表现出兴趣。吴孙乐进行调研的时候,上海的上门洗车企业还都处于初期状态,其中声音最多的是洗车达人,智慧洗车。

  调研后,吴孙乐觉得O2O可以做,只不过重点在于怎么做。吴孙乐很快做出BP,之后的第六天,乐厘车得到了吴孙乐朋友的种子轮投资。

  2015年3月,乐厘车(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1000万元的注册资本被注册。7月,公司产品正式上线。之后,公司连续获得两轮融资。

  质疑二:如果B2C的上门洗车行不通,那C2C能撑起多大的想象空间?

  乐厘车的下单预约有两种机制,一是类似打车软件的推送机制,用户预约附近六公里内的服务,洗车员进行抢单,吴孙乐说这样瞬间接单的设计能让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二是通过评价、距离、LBS、活跃度等用户挑选洗车员上门服务。虽然乐厘车的前端操作极其“傻瓜”,但产品系统的服务器和后台十分复杂。

  相比其他同类公司,乐厘车的上线将近迟了一年,但吴孙乐说公司现在已经做到上海市场第一的成绩。其中重点在于其他倒闭的上门洗车公司采取的是B2C模式,而乐厘车是C2C模式,在两个模式中:

  B端需要很长时间和精力进行聚拢——以上海为例,保有车辆400万辆,外来车辆300万辆,共计700万辆,根据市场测算,按照每天70万辆的洗车需求,1个人一天服务10辆,需要7万洗车员才能支撑整个上海。特别是在遇到极端天气时,B2C的模式极不健康。

  C端很容易爆发——洗车员把自己当作老板,激发了接单效率。如果遇到极端天气,C2C模式即使暂停业务也不需要太多的成本投入,可B2C模式则会陷入没有订单但依然需要支付人力成本的窘境。

  质疑三:对于用户,乐厘车做的上门洗车有何不同?

  在C2C之外,乐厘车另外一个区别于其他上门洗车项目的地方是引进并改良了美车堂的环保微水洗车步骤,洗车后不会在地面留下水迹。通常,乐厘车用6升水能够完成一部车的清洗,比传统洗车节水20倍以上。

  像河狸家一样,乐厘车向洗车员提供可进行洗车的20多斤重的拉杆箱设备(装满水40多斤),这样做相比洗车员使用三轮电瓶车的好处在于只要人能到的地方就可以洗车。

  传统洗车门店关掉,大多因为需要负荷更高的租金和人工成本。但乐厘车采用水蜡洗车,洗一辆车的成本在5毛钱,打蜡也同样不到一块钱,平台所显示出来的费用更多的是在上门、人工成本上,真正的耗材很低。

  另外,用户预约服务的同时能够自由选择时间而不是像某些平台一样被强行安排时间,洗车员完成订单后,会将车辆照片拍照留存,拍照时对车牌进行遮挡,保留用户的隐私。

  吴孙乐认为,基于这些细节、服务,乐厘车才有大量老带新的用户,产生80%的重复使用率。

  C2C很容易快速发展,而上门的好处在于提高了用户的使用频率。后台一组数据显示,乐厘车的用户5-6天洗一次车的占到20-30%,10多天洗一次车的占到40-50%,余下的20-40%大多保持在一月一洗的频率。

  质疑四:如果洗车只是切入口,乐厘车的下一步规划是什么?

  任何创业公司,最初的方向都只是一个入口,对于从上门洗车开始的乐厘车也一样。吴孙乐向亿欧网透露,乐厘车的未来规划是汽车金融。按照早期的情况,如果直接做金融来切,很容易被快速复制,这种情况下需要一个强粘性的用户关系,导流型的平台培养的是用户和门店的粘性,相比之下C2C是最佳选择。

  乐厘车在线上和滴滴,线下和万科、绿地达成合作,前者为乐厘车导流,后者在上海地区辅助推广。不过吴孙乐考虑的是,与这些巨头合作,更多考虑的是能为产品带来品牌背书。此外,除了滴滴,劳斯莱斯、特斯拉也购买了乐厘车的服务。

  现在,公司已经开通了上海、荆州两个城市,北京、广州、深圳、杭州、苏州、天津、温州等都在筹划当中,在尚未正式启动北京业务的情况下,北京的用户量已经达到上海的3/4。作为一家轻平台,乐厘车团队仅20多人,洗车员200-300人,订单量等暂时不方便透露。

  上门洗车常面临着服务半径、服务效率、天气因素、平台补贴等各类质疑,大规模的倒闭潮都印证了其难操作性。当年,李丰还未出走IDG,主导了河狸家的投资,透露出在O2O服务中更倾向C2C而非B2C的观点。那,C2C的乐厘车有可能朝着下一个河狸家发展吗?可能还要等市场检验。

责任编辑:涂好运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中国汽车报》创刊30周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