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社长手记|造车奇人尹同跃并非只为奇瑞而来
中国汽车报 ·  何伟 ·  2017-07-05

  《中国汽车报》社社长 何伟

  我们中国品牌巡礼采访组是怀着复杂心情走进芜湖的。外界对奇瑞的一些猜测充斥于耳,给这个明星企业蒙上阴影,如它今或明或暗,高悬在自主品牌璀璨的星座中。

  主人几乎满足了我们各种采访要求,探访研发中心,测试新车,调度各路人马与我们交谈,开放程度之大令我们深感意外。

  

  这些年,奇瑞在想什么,干什么?他们说转型,走出谷底了吗?我们一连串的问题抛出后,尹同跃却淡定得出奇。在集团办公室的走廊里,我们找了个落座处便展开了访谈。他举止随性,性情谦和,说话慢条斯理,更像一个学者专家。超时的交谈,微笑中带有凝重,凝重中充满坚毅。这位压力重重的奇瑞掌门人,没有抱怨,更非传言的那样失意不振。

  不错,奇瑞遇到了麻烦,我把它称之为“青春期陷阱”。纵观中国初创企业的众多败笔,可以发现他们绝大多数跌倒在同一个成长时期,那就是所谓的“青春期陷阱”。今年刚刚20岁的奇瑞,像中国的大部分企业一样,也曾掉进“青春期陷阱”。“青春期陷阱”的症状之一是不适应市场经济的逻辑,决策盲动;之二是认为市场是策划出来的,对品牌向上的残酷性缺乏充分认识和心理准备;之三是忽视了内功的磨练和基础的夯实;之四是认为一招鲜就能打天下。奇瑞是吃研发饭长大的,重视技术没有错,但又远远不够。

  奇瑞败下阵了吗?当然没有,只是现在尚未成功。尹同跃坦言不爱看时下银屏上的古装戏,因为要多向前看。我们见过他意气风发蓬勃向上,我们见过他大宴宾客喝彩满堂,而今奇瑞被迫步入反思的课堂,刮骨疗伤。大可不必自暴自弃,这不过是成长的烦恼,成熟的代价。企业面对的永远是困难,企业家就是为解决这些困难而生的。

  尹同跃从做技术起步,继任管理者,掌门人,同样需要有个无法省略的成熟过程。这5年奇瑞苦练内功,打造体系,提高品质,创造盈利。观致没有陨落,而是小火慢炖伺机而动。艾瑞泽5和瑞虎7攻城略地,转型后的2.0产品已经投放市场,3.0产品明年最迟后年也将问世。从销量上看,去年已经超过了6年前的最高值。这5年奇瑞的转型如破茧成蝶般,阵痛是不可避免的,蜕变是有目共睹的。正向研发的V字型体系已经建立,产品品质明显升级,队伍管理基本稳定,国际化战略风生水起……与此同时,奇瑞陷入困局但没有退赛,风光不再但底气尚存,受了创伤仍摩拳擦掌准备新一轮的向上冲击。告别投机取巧的老路,告别低质低价的市场,从这个意义上看,我们应该为奇瑞喝彩。

  更重要的一点,奇瑞甘当自主品牌探路者的试验场,其对中国品牌建设的历史贡献,远远大于其企业自身的价值。2009年,国务院正式出台《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首次提出自主品牌战略时,奇瑞已经在这条艰难之路上跋涉了10多年。他是中国品牌的马前卒,迷雾中的领跑者。尹同跃走的是别人没有走过的路,甚至是无法绕开的沼泽荒漠。他的成功与教训,都是中国品牌的宝贵财富;他的欢乐与泪水,都滋养着中国品牌的成长沃土。“我希望把奇瑞的经验和教训,通过《中国汽车报》与同行分享,避免走我们的弯路,减少风险,尽早让中国品牌跻身世界十强。不管谁先冲上去,我们都高兴。”尹同跃这句话,深深触动了我。造车奇人尹同跃并非只为奇瑞而来,更多是为中国品牌崛起而冲锋陷阵,且无怨无悔,难道我们汽车人不应该向勇者奇瑞致敬吗?

  离开芜湖的前夜,采访组乘兴登上长江岸堤。月黑风高下的江面,忽而狂风,忽而骤雨,倒是远处酒吧里飘来了阵阵旋律,点亮了我们迷蒙的心房。那是一首传唱已久的老歌《水手》,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编辑:孙焕玉

专题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