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爱较真儿的钣金喷漆“大拿”:记北京现代仁和轿车2部总装车间高级技师
2016年09月20日 06:00 中国汽车报网 王星

  与多数一线工人一样,北京现代轿车2部总装车间高级技师、钣金喷漆专业带头人张立强,也喜欢在工作之余钻研技术。但不一样的是,他喜欢较真儿,尤其是和自己较真儿。

  当记者在北京现代仁和轿车2部总装车间见到张立强时,他的健谈出乎记者意料,这和此前采访的许多一线工人不一样。他说,从2003年底进入北京现代至今,支撑他耐住寂寞,在一个地方坚守整整13年的,正是他平日里喜欢和诸多难题“较真儿”的那股劲儿。

  如今,和他同一批进厂的800余名工人,十余年后仍坚守在一线的已经不多,有些工友甚至选择创业或改行。但张立强依旧坚持在一线工作,原因很简单,他喜欢在车间和技术“较劲儿”。并且,他对车间的工友、兄弟都有了深厚的感情。用他的话说:“已经习惯了,离不开了。”

  十多年前,因为爱“较真儿”,他没有选择将上学时主修的汽车维修换件技术延续到工作中,“男人应该挑战自己”是他做决定时说服自己的惟一理由。于是,从北京现代大生产线调到维修二班之后,在诸多车辆维修项目中,他挑选了难度最高的钣金维修。他说:“当时来厂房时只有23岁,对钣金维修比较感兴趣,没想太多,只是觉得有挑战性而已。”

    ■炼狱式开端

  挑战从张立强选择这份工作后就真的开始了。张立强告诉记者,从抛光、喷漆到难度最高的钣金维修是一个基本过程,理论上来说,如果按步骤系统学习会让他更容易掌握钣金维修技术。所以,他选择了按步学习。然而,任何一份工作都不太可能让一个新人轻易上手。回忆最开始接触这份工作时,张立强说,这么多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仍是第一次接触喷漆却耗时近一周的痛苦经历。所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在张立强开始正式摸索喷漆技术的那一周,他几乎绞尽脑汁。

  有时反复琢磨也不得其解时,张立强只能无奈地瘫坐在地上。他坦言:“喷漆技术是有瓶颈和周期的。有时候,你感觉自己学会了,但很快你又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不过,风雨过后总能见到彩虹。如今,张立强已经是总装车间钣金喷漆“大拿”。当他带着记者来到平日喷漆工作的车间时,记者看到的是,他驾轻就熟地操作着每一道工序,在数十个喷枪中熟练地拿放着所需工具。从这一个个动作中,记者能够真切感受到他平时对工作的认真劲儿。

  张立强在向记者介绍他的经历时,也没放下手头的工作。他一边工作一边说:“喷漆前须先对车辆外表粘贴锡纸膜,其标准是严丝合缝。”说话间,他将每一条锡纸膜一一粘贴在车辆上,真真儿做到了准确无误。他告诉记者,这看似简单,但需要一手好功夫。看着张立强工作时的认真劲儿,记者陷入沉思,或许正是那次近乎“炼狱式”的开始,让他明白坚持学习、累积经验的重要性,这何尝不是任何一个岗位都需要的精神?

  ■放不下工作

  相较其他车间,虽然总装车间机械化程度很高,但这里却更需要张立强这样技术过硬的“匠人”。因为北京现代总装车间生产线上有229个工位,每天约有500~600名员工同时在生产线上工作,这样一来,每一个零部件要经过上百名员工的手,尽管大家万分小心,但难免会出现一些有瑕疵的零部件。在这种情况下,张立强都会亲力亲为地尽量将其恢复原状。

  对于钣金喷漆工而言,具体到单辆车的维修强度虽然不大,但面对每日整条生产线上的成百上千辆车,工作强度可想而知。即便如此,张立强仍不愿降低自己对工作的要求。在日常工作中,他要求自己增加多想和反复试验两个环节,也因此,他的累计工作量较工友至少增加了1~2倍。虽然这一行为在一般人看来难以理解,但张立强却认为:“我们有时候觉得工作又苦又累,但这其中的一些难题是可以通过大脑和双手解决的。”

  其实,这样的工作方式给张立强带来了很多额外工作,他每天花在工作上的时间有十几个小时,且十几年如一日从未间断,带病坚持工作更是家常便饭。

  当记者问起张立强这么多年来最遗憾的事情时,他沉默了十几秒说:“很希望能多陪陪孩子和家人。大女儿今年11岁,但我除了物质上满足了孩子,精神陪伴几乎很少。二儿子今年正好5岁,接下来我会尽量多陪陪他。”在谈到这一话题时,记者看到了他眼睛里的遗憾和失落。

  ■戏剧性突破

  有牺牲就会有收获。在张立强工作的十几年中,有一件事情让他特别引以为傲:他解决了车辆漆面补漆、烘烤后却屡次出现漆面“针孔”现象的难题,而这一消息不胫而走,在整个厂区引起热议。

  “车辆被划伤后,通常需要打磨掉周围大片油漆,直到钢板露出,这其实相当费时费力,成本也极高。为了省时省力,我就想,能否不完全磨掉漆面就能完成漆面修复,但不知道想了多少天都没琢磨明白。”张立强说起这件事,记忆依旧清晰、深刻。

  灵感来的非常具有戏剧性,在张立强冥思苦想久久不得其解时,一件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捅破了“窗户纸”。“有一天干活前我倒了一杯热水,把杯盖拧紧后放在一边,工作了一上午后,突然想起水还没喝,于是去拧杯盖准备喝水,却发现由于热胀冷缩,杯盖很难打开。当时也不知为何,突然灵光一现:漆面的针孔问题或许可以用这一原理去解决啊!”多年后,张立强说起这件事还是很开心。

  正如张立强所想,当把补漆和烘烤的顺序调换后,果真解决了这一很久以来悬而未解的难题。他向记者解释这一做法的工作原理:先对漆面烘烤使之升温再补漆,然后在通风处降低漆面温度,原本“针孔”内的空气由于热胀冷缩就会将油漆自然吸入孔洞内,这不仅大大降低了修复漆面和原有漆面的色差,在修补前后的漆面交界处还会形成颜色过渡,整个工作完成后,甚至很难看出补漆痕迹。

  ■寻找继承人

  “相较补漆,最难钻研的技术是车门钣金维修。车门的加强金、防撞梁在事故发生时,由于受到车内人体作用力的冲击,很容易受损。所以如何攻克车门钣金的种种难题,也是我‘技师四级论文’的主攻方向。” 张立强说。

  之所以说钣金工作在所有维修工作中难度最高,是因为它最大的难点在于上手难,尤其是对于新人而言。尽管新入厂的工人看师傅工作起来特别轻松、利落,但轮到自己却截然不同。除了经验,调漆的色差、60%~70%的返工率都是摆在新人面前的难题。

  张立强一直在和技术较劲,在传承技术上也不放松。他现在正琢磨如何带好徒弟。他很希望能摸索出新人从初学到学成的一整套完整培训体系。但由于个体的性格差异,顺利实现“传帮带”并非易事,但张立强并没因此有丝毫懈怠:“我不认为‘教会徒弟,就会饿死师傅’,如果有人想学,我会尽全力帮助、引导。”

  采访结束时,张立强告诉记者:“如果我的孩子愿意学习这一行,我也会积极引导。我尊重我的工作、我掌握的技术,也因为尊重所以一直在钻研。在我看来,我掌握的技术不只是用来养家糊口的手艺这么简单。”

  或许,从古至今真正的工匠亦是如此,所谓工匠,除了必备创新能力和精湛技术外,更需要具备传承精神。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中国汽车报》创刊30周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