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观点聚焦| 2020年实施国六他们直抒己见
2017年04月21日 06:00 中国汽车报网 李争光

  

    昆明贵研催化剂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贺小昆:柴油车2020年实现国六比较困难

  对于“2020年实施国六标准是否过快”的问题,应该分情况对待。我认为,汽油车实现的可能性比较大,因为汽油发动机的RDE(实际道路排放测试)工况只要求备案,而且从技术上来说,汽油车的技术储备相对成熟。
  然而,柴油车的要求不一样,不仅发动机耐久性要达标,整车指标也必须符合要求,因此2020年柴油车达到国六标准比较困难。在我国,汽车排放升级项目做一个示范性样本完全没问题,但如果各大企业集体开展研发项目,国家能否有那么大的试验承载量是一个重要考验。比如,整车7万公里耐久性试验要求试跑半年,大型柴油车要求行驶70万公里。
  同时,柴油发动机排放后处理的关键控制技术,目前也受整车企业资源配置的制约。我们需要跟汽车制造商紧密合作进行开发,但大部分整车企业的国六技术也尚未成熟,我们即便着手研发,也无法确保技术可靠性。换句话说,如果处在研发前端的整车企业国六研发不到位,后处理技术公司想提前完成国六项目,将缺少先决条件。
  不过,对于国六排放技术的研发,汽车排放后处理行业目前已经呈现有序发展状态:柴油机后处理由昆明贵研催化剂有限责任公司牵头开展,汽油机后处理由无锡威孚力达催化净化器有限责任公司牵头进行,昆明云内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牵头农用机的研发,工程机械由潍柴动力牵头开展。
  天津大学教授、内燃机燃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尧命发:国六标准2020年实施对企业挑战大
  2020年实施国六标准从时间安排上略微紧张,要完成整车开发,所有产品都需提前布局。我国国六排放标准对标欧Ⅵ,不仅需要从整车角度进行论证,而且整个产业链必须联动起来。
  这种担心主要源于以下三个方面:第一,企业是否具备升级到国六排放标准的技术能力;第二,是否有足够资金投入到研发中,起码我们调查发现,部分企业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和技术研发实力;第三,如果企业把许多准备工作完成后,政策又有变动,将让它们非常被动。
  虽然汽车尾气排放标准实施的大环境值得肯定,但政策制定到执行需要一个过程。从国六实施的外部因素上说,大家担心的油品品质并不是主要问题。国家从政策上大力推动国六油品的普及,油品升级比整车厂的工作提前,中石油、中石化的油品质量是能够保证。最让人担心的反而是地方保护主义和政策监管是否有力。
  清华大学汽车安全与节能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位教授:不必过分担忧国六标准实施时间紧张
  面对环保压力,国家自上而下重视汽车排放升级是大势所趋。想要在这个速度上超越发达国家或地区,必须三步并做两步走,这就意味着升级的步伐必须加快。
  从技术上来说,国外有先例可供参考,它们并没有遇到太大的难度。据我了解,我国排放升级主要是在后处理方面进行研发,如汽油机是否增加GPF(汽油机颗粒捕集器)。在这个问题上,国内汽车行业还没有形成共识,但如果企业早做准备,很多问题将迎刃而解。
  我认为,企业不应该要求政府放慢排放升级的脚步。它们早就知道国家对排放标准的时间要求,一直紧密跟踪相关信息,也在进行多方面的准备。因此,大家对实施时间不用过分担忧。
  从另一个角度说,如果企业在应对排放升级方面做得不到位,本身就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其已不具备竞争力,最终被市场淘汰的可能性会很大。
  某自主品牌汽车企业动力总成研究院院长:应进一步明确国六实施的节点
  面对国六标准2020年7月1日实施的时间安排,各大汽车企业均已开展了相关工作,我们的新车也都开始进行测试。
  但我认为,政府方面尚未明确国六实施的相关时间节点和具体数据。如果国六提前实施,许多企业将难以符合法规要求,从而给发展带来打击。同时,后期排放抽检也应该有明确的时间安排,从而给予企业更多的沟通时间。
  从技术角度讲,排放升级对颗粒物要求加严,因而汽油机升级主要围绕GPF的布置问题展开讨论。如果加装GPF,对发动机喷油的要求会提高。国六排放要求提出之前,汽油机冷启动不需要加入考核范围,现在NEDC(新欧洲驾驶测试循环标准)、WLTC(世界轻型汽车测试规程)的要求更苛刻,升级成本也将相应增加。如果企业从现在开始进行研发至少需两年,后期标定和整车耐久试验也要花费两年半时间,2020年实施国六从时间上看略显紧张。
  汽车公司研发中心课长:国家应加强在用车排放管理
  随着标准不断提升,对汽车排放的要求越来越高,但汽车污染更多集中在前期进入市场的在用车身上。从纯理论角度看,新进入市场的汽车确实能满足国家排放标准要求。然而,截至2015年底,我国汽车保有量突破1.7亿辆,其中轻型汽车1.5亿辆左右。从数据来看,前期进入市场的低排放标准汽车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
  我认为,更应重视在用车尾气治理,而不仅仅对新进入市场的汽车进行管控。一味追求新车的排放标准提升,加快国六的实施步伐,其实是一种懒政思维。
  从成本角度考虑,随着国家排放标准升级,柴油车成本将大幅上涨。据测算,轻型汽油车单车升级成本约需1200元,轻型柴油车单车升级成本约需4000元。柴油车后处理存在天然的漏洞,要填补它恐怕需要政府给予一定的补贴。
  此外,我建议政府加大力度对在用车进行排放检测,与其投入大量资金用于提升新车排放,不如管理好占市场更大比例的低排放在用车。(根据本人意愿,部分采访对象匿名)
  对于我国2020年实施国六排放标准,零部件专刊编辑部最近从发动机、排放后处理技术升级等角度进行了详细而有针对性的报道。总的说来,虽然挑战很大,但我国企业有一定成熟的技术储备,产业链上相关项目均在稳步推进中。虽然行业人士对于2020年实施国六的时间安排还存在争议,但大势在前,恐怕只有积极备战才是惟一的出路。
(编辑:庞国霞)
责任编辑:胡晓实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中国汽车报》创刊30周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