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 |

登录

没有账号?去注册

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录
置顶
长城宝马携手拓展新能源版图 光束开启中国汽车合资新篇章
中国汽车报网 ·  岳鹏 ·  2018-07-23

    7月10日,在中德两国总理的见证下,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长城”)与宝马(荷兰)控股公司(简称“宝马”)正式签署了合资经营合同。

  在汽车产业走向全面开放的背景下,长城宝马合资项目开创了“五个第一”:第一家集研发、生产、供销于一体的合资整车企业;我国放开合资股比后,签约的第一家合资整车企业;第一家有民营企业参与的合资整车项目;第一家首款产品使用合资企业自有品牌的合资企业;第一家产品面向全球市场的合资整车企业。

  与宝马的合作,无论对于长城的发展,还是对于汽车产业的转型,均具有重要的样本价值。

  ♦抓战略机遇 迈出民营车企合资第一步

  2018年的博鳌论坛上,国家主席习近平特别明确提出:尽快放宽汽车行业等制造业外资股比限制;相当幅度降低汽车进口关税。随后,国家发改委给出了汽车行业全面开放的具体路径和执行时间表:2018年取消专用车、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2020年取消商用车外资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车外资股比限制,同时取消合资企业不超过两家的限制。

  这样的背景下,中国汽车产业的全面开放已经势不可挡。几个月后,一轮密集的中外合资合作项目快速落地。

  7月9~10日,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共同见证下,多项协议在柏林签署,总金额达到300亿美元。其中,汽车及相关产业刷了一大波存在感。宁德时代电池工厂宣布落户德国图林根州;宝马未来几年将从宁德时代采购价值约40亿欧元的电池;华晨宝马长期发展框架协议出炉,2020年ix3国产;大众将与江淮汽车和西雅特品牌共同成立一座研发中心,西雅特也将重返中国市场;博世与蔚来将在自动驾驶、智能交通等领域展开合作;戴姆勒与清华大学进一步深化在可持续交通研究领域的合作等中德合资合作项目敲定。

  长城与宝马正式签署合资经营合同,双方各持股50%、投资总额51亿元成立的光束汽车有限公司(简称“光束汽车”),也在此时诞生。与其他项目有所区别的是,这是中国汽车企业在合资股比政策调整后的首个整车合资项目。

  7月11日,刚从德国飞回来的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看不出丝毫疲惫,他在提到该合资项目对于长城的重要意义时说:“此次长城与宝马的合作体现出平等自由的原则,双方彼此认可并对合资公司的发展充满信心。当然,能够与宝马这样的知名企业合资,也是我国深化改革开放的成果,长城之前不是不想合资,但是与国际知名车企的合资轮不到我们。现在,民营车企的合资走出了重要一步,我们相信民营企业的合资是最有质量的合资。”

  如何理解魏建军所言的“最有质量的合资”?作为民营汽车企业的代表,长城汽车之前依靠自身力量发展,达成了百万辆规模,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在全球汽车业发生巨大变革的当下,民营企业要有更广阔的视野,要有整合外部资源的能力,才能实现更好的发展。前些年,实力强大的外资车企总是和大型国有集团配对,民营企业的机会很少。但如今汽车产业的全面开放,给了长城这样的民营企业机会,可喜的是长城汽车迅速抓住了这一机遇。

  “能够与宝马这样实力强大的企业联手,是长城自身发展的需要,民营企业的决策速度快,执行能力强,长城与宝马的合资目标明确,双方各取所需。如果说之前的合资合作是市场换技术,那么现在民营企业的合作则是要整合资源快产出。”一位业内专家称。  

♦运转机制高效 品渠道策略更具针对性

  据记者了解,目前光束汽车已经向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行业主管部门报备,合资企业的各项工作也在有序推进。

  参与长城与宝马合资项目谈判的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赵国庆告诉记者,长城与宝马的合资公司定名“光束汽车”,“光束”这个名字也是经历了多番讨论,总体原则是双方希望合资公司更加独立,摆脱宝马与长城的传统印象,且这家公司未来要生产新能源汽车,“光束”能够和公司做的事情匹配,且寓意光明的未来。

  赵国庆表示,合资公司的研发和生产主体在中国,产品面向全球市场。合资公司不是简单的一方提供图纸,另一方提供工厂的模式,也不是针对中国市场特设。合资公司从产品定义、研发阶段就面向全球消费者,采用宝马的全球研发、生产控制标准,发挥长城汽车在本土化生产、配套、管理等领域的强大能力,充分利用中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政策、技术、配套资源等方面的优势,不仅为中国,更是为全球主要市场提供优质产品。

  当然,长城与宝马合资公司的具体思路与未来规划,也是行业关注的焦点。记者在综合了采访信息和企业官方消息后,提炼出三大核心要义。

  第一,合资公司将建立务实高效的运转机制。2016年4月,长城与宝马签署了保密协议,今年2月双方签署合作意向书,7月正式签约。魏建军表示,双方从接触到达成协议,时间较短,沟通效率很高,且在这两年间,长城与宝马已经在研发上有了一定成果。长城是自主第一梯队的成员,机制灵活,能够快速应对市场变化。宝马是全球知名的豪华品牌,各项流程严谨。未来合资公司的发展,不会照搬单方流程,双方将建立务实高效的企业运转机制。

  第二,合资公司致力于推出城市出行的标杆产品。按照合资公司的规划,合资公司将生产纯电动MINI,同时还规划了一个全新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将在2021年推出第一款车型。据记者了解,合资公司的首款车型并非MINI品牌,而是新品牌的紧凑级纯电动SUV,它的续驶里程能够达到500公里。针对外界关于“第一款车型上市时间较晚,是否会错过新能源汽车的黄金发展期”的质疑,魏建军直言:“关键是要看产品竞争力,无论是长城汽车还是我们的合资企业,都要做有质量的新能源车型,所以不怕晚。我们的车型出自专属平台,车内空间大,耗电量低,整车的质量轻,产品做工精细,性价比也很高,应该能成为城市出行的标杆产品。”

  第三,渠道建设和零部件体系有针对性。在销售渠道方面,未来MINI品牌车型将依靠宝马现有渠道销售,新品牌的车型则放在长城的现有渠道中销售。魏建军表示:“这样的渠道策略是理性的选择,在合资公司成立之初,产品的销量还不足以支撑新渠道的建设。当达到一定销售规模后,我们会考虑建设独立渠道。而在这之前,光束汽车会建立一些品牌形象店。”同时,双方的供应链体系也会根据合资公司的需要给与有针对性的支持。

♦持续加码新能源汽车业务 多种技术路线并行

  就在长城与宝马签署合资经营合同的同一天,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来到中国上海,并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特斯拉被视为最有希望颠覆传统汽车业的企业,但此时入华也要面对新能源汽车市场残酷的竞争。特斯拉的竞争对手包括国内一众造车新势力,也包括长城这样的传统车企业。

  虽然与宝马成立主攻新能源汽车的合资公司,但长城汽车的新能源汽车事业并非押宝这一家企业,在其他领域也布下了棋子。  今年的北京车展上“欧拉”品牌亮相,目前该品牌规划3款产品,首款iQ和第二款R1即将开售。据悉,欧拉品牌汽车是在全新的新能源产品平台上开发设计,是全新一代新能源电动小车,它时尚新潮的外观、高品质的材料和内饰,以及智能网联“黑科技”上的配置,剑指现在市场上绝大多数A0-A级电动汽车。

  除了“欧拉”纯电动品牌,长城汽车在插电式混合动力技术上也有储备,并应用在旗下车型上。今年4月, WEY品牌麾下第一款新能源产品——WEY P8在天津上市,新车补贴后的全国统一价为25.98万~27.98万元。

  了解WEY P8车型的人都清楚,这款车型不是简单的插电式混动SUV。它基于高端新能源Pi4平台打造,与目前流行的插电混动架构对比,WEY P8在加速、功能成熟度、驾驶平顺性、综合爬坡性、整车安全性上均有明显提升,整车效率更高。有业内人士称,WEY P8车型的推出,打破了对我国新能源汽车技术含量低的固有认识,有望开创国内插电混动SUV从弱到强的新格局。

  其实,长城在新能源汽车技术上也有着自己的积累,在核心技术领域,如电机、电控、动力电池等都有所布局。据悉,长城已经投资超过10亿元研发动力电池,建成电芯、机理分析、PACK、BMS试制试验室以及电池试制车间、试验中心、分析中心等;动力电池生产基地也在紧张筹建之中。

  此外,长城汽车还看好氢燃料汽车的发展,企业认为2025年燃料电池车型将成为同纯电动汽车、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一样重要的乘用车车型。根据规划,长城汽车计划在2020年展示首款基于专属平台的燃料电池车型,并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推出首支燃料电池车队。基于前期测试和积累,长城汽车计划在2025年正式推出成熟的氢燃料电池车型。

  按照长城的规划,未来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要形成纯电动、插电式混合动力和氢燃料的全面布局。而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强有力的资金支持。7月17日,长城汽车发布今年中期业绩预增公告,预计2018年中期营业总收入约为人民币486.7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7.99%;净利润约为人民币37亿元,同比增加52.3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人民币36.8亿元,同比增加52.07%。

  可以预见,为推动新能源汽车业务快速发展,长城的资金投入也会向此倾斜。长城汽车总经理王凤英今年年初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18年是长城产品结构调整的一年,将加快新能源汽车产品上市的节拍,实现新能源汽车销量的迅速增长。2025年,长城新能源汽车的销量要达到100万辆规模。  

♦汲取宝马经验 加快国际化进程

  与宝马合资,对于长城汽车而言,不仅是加速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发展,其另外一层含义是借助宝马在全球市场的运营能力,加速长城汽车国际化进程,让合资公司成为长城迈向国际化的桥头堡。

  赵国庆表示,宝马对全球主要市场、国家的法规、技术标准等,有深刻的理解和丰富的经验,与宝马成立合资公司将促进长城对国际汽车市场的理解和适应,同时能够吸引和锻炼人才,大大加快长城汽车的国际化进程。

  按照长城汽车的规划,合资公司的产品首先要在国内成熟的市场环境下落地生产,然后陆续发展海外市场,联合长城在全球的设计和研发体系,整合全球化布局,生产符合全球化需求的产品。

  实际上,在中国汽车市场增速放缓、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像长城这样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自主车企将国际化发展视为未来的重要方向。目前,长城汽车拥有6家海外技术中心,在俄罗斯、澳大利亚及南非都设有销售子公司。据记者了解,长城汽车俄罗斯图拉工厂生产区主体施工建设基本完成,企业将在此组装车辆,工厂年产能约为8万辆左右,预计将于2019年开始运营。此外,长城汽车规划在2021年进入美国汽车市场。

  然而,进军欧美市场对于自主车企而言并非坦途,需要转换思维,付出更多的努力。魏建军表示,这些年,自主车企一直都在挑战海外市场,相信每家企业都交了不少的学费。在海外市场,产品方面的挑战难度可能并不是特别大,更多的是本土化的运营和驾驭能力,要学会如何打造一个品牌,学会有效地组织生产和建立销售网络,学会融入当地的文化,还有就是了解并应对各国各地区的法律法规。比如在美国有产品责任险,如果在产品开发和营销的过程当中有哪些不当可能就会遭到起诉,当企业的产品销售已经达到一定规模时,遭遇这样的起诉对企业的打击很大,如果遭到处罚很可能是灭顶之灾。与宝马合资后,对于长城国际化发展的价值是巨大的,受益的不仅是产品,在海外营销网络、企业运营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应对当地法律法规方面都会受益。这样能够把长城在国际市场交学费的时间和成本缩短,更好地走进发达国家,向更高端的市场迈进。

  光束汽车首款车型的量产已经确定在2021年,这与长城汽车计划进军美国市场的时间相近,届时长城在海外市场制定产品规划时,将有更为丰富的选择。

  在开放和国际化道路上坚定前行

  去年3月,笔者写下一篇《魏建军变了》的小文,提到魏建军的变化时,笔者认为他更开放了。

  当时的背景是哈弗品牌达成年销百万辆,解读这个好成绩时,长城汽车和魏建军将其归因于“聚焦战略”。“聚焦”与“开放”看似相隔甚远,因此当时笔者把“开放”一词与魏建军联系起来,很多人或许没有体会到。

  但就这去年3月至今1年多的时间里,笔者见到魏建军五六次,无论是当面采访还是偶遇闲聊,笔者都能从他的身上感受到更加开放的气息。直至今年7月,魏建军在德国与宝马签署合资经营合同,长城汽车即将开启第一次合资合作时,“开放”的思维、国际化的视野才真正为行业熟知,笔者一年多前的判断才真正照进现实。

  去年8月,笔者随“中国品牌巡礼”报道小组来到长城汽车,与魏建军近4个小时的交谈中,笔者对他的一句话印象很深,他说:“我怎么会不愿意要一个外援为我挣钱?但长城这样的民企能得到的资源很有限。就算现在可以海外并购或是与外资车企合作,长城也要看品牌,品牌差的、包袱重的白给也不要。”现在回看这句话,或许可以理解为长城在合资的问题上,一直有开放的态度,或许也一直在寻觅,直至赶上了国家深化改革开放的机遇期,也碰上了理想的伙伴——宝马,长城才坚决走出这一步。

  今年4月,记者在保定参加 “世界十佳变速器评选走进WEY技术交流活动”,魏建军在发言中说,走出保定已经是长城汽车的必然选择,但这不是老板的决策,而是长城员工的共同愿望。他还在言语中透露出对长三角地区政商环境和市场公平竞争的羡慕。有意思的是,前一晚笔者在与保定市民聊起长城汽车对当地的重要性时,该市民称保定为了留住长城汽车,会让企业大胆提条件。如今,长城与宝马的合资项目落户江苏张家港,表明了魏建军没有被传统思维禁锢,秉持开放发展的理念,坚决走出去。

  这一年多来,魏建军在不同场合的种种表态,无不体现出长城汽车开放的决心。因此当长城与宝马的合资项目落地时,笔者认为这是水到渠成,也是长城全面开放道路上具有纪念意义的开端。就像魏建军从德国回来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态,长城这几年对外合资合作的开放度是极高的,除了与宝马的合资,还有一些前瞻技术、零部件领域的项目也成功落地,未来长城会全面开放,项目合作、资本化运作,多种方式都可以探讨。

  在开放的道路上,魏建军和长城汽车已经起步并且坚定不移,笔者也相信在汽车产业全面开放的时代背景下,长城汽车能够从开放中品尝到香甜的果实。

  编辑:陈伟

京ICP备13016938号-1.京公网安备110108006580号.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17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06035.
Copyright © 2002-2014 中国汽车报网版权所有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