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传统车企与新造车势力正面交锋 结局竟然是……
2017年09月14日 16:08 盖世汽车 陈春燕

  近两年越来越多的新造车势力在“进攻”新能源汽车市场,将其与传统车企新能源汽车进行“PK”的话题便越来越频繁地被提及,对于旁观者来说,好奇这些新进势力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如何“攻城略地”,更好奇传统车企面对“兵临城下”的局面如何接招。

  一直以来,都是双方代表被拿出来比较,但在9月10日的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来自吉利汽车、广汽新能源、奇瑞汽车的高层与来自蔚来汽车、爱驰亿维、长江汽车以及云度汽车的高层进行了一场面对面的思想交锋,在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赵福全院长的主持下,场面颇为热闹,外界也因此得以听到发自双方肺腑的心声。

  泰达论坛传统车企与新造车势力思想交锋现场

  传统车企与新造车势力谁更有优势?

  在未来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上,双方必然直面竞争,若能充分发挥优势,则必然在市场上更胜一筹。

  第一排从左至右依次为: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刘志佳、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古惠南、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刘金良

  第二排从左至右依次为:爱驰亿维副总裁金新、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葆旭东、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周翔、蔚来汽车产业发展副总裁张洋

  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刘金良认为,传统汽车制造企业无论是在制造经验、制造基地、供应商体系、人才以及资金的积累方面,面对新的发展形势都更具有竞争力。传统车企拥有良好的制造基础,哪怕面临电动化、网联化、共享化,只要积极去拥抱这些新形势,都还是有机会的。

  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古惠南表示,面对新能源汽车红海,传统车企并不会坐以待毙,“老兵也不是等着别人改革来整合,我们自己也会去整合别人”,广汽也是这么做的,在今年4月底,位于广州广汽番禺汽车城西南部,总体规划面积约7500亩的广汽智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正式开工建设,未来该产业园将与已建成的广汽番禺化龙基地形成国内超大型综合汽车生产基地。广汽集团在新能源汽车方面的建设,同样证明了传统车企在技术和资本上的优势,而这些都是新造车势力正在努力积累的。

  奇瑞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刘志佳认为,汽车产业现在越做越难,难就难在整个过程当中的积累,这也是汽车文化的难点所在,汽车产品要体现汽车文化和企业文化,并且要与社会文化相融合,这一过程同样需要积累,只有靠长期的积累,才能够真正的把汽车产业做大做强。对于传统车企来说,经过多年的积累,整个体系已经完善,但并不是年龄大就能成功,还要靠不断的创新才能成为百年老店。

  新能源造车无论是技术积累还是资金筹集以及体系建设并不容易,但为何还吸引新进势力前赴后继地争抢这块蛋糕呢?

  蔚来汽车产业发展副总裁张洋认为,虽然如今中国汽车市场竞争十分激烈,但是并没有达到充分竞争的状态,这个巨大的市场将来还有50%的增长空间,因此,新造车势力也看到了这个市场还有机会。另外,汽车公司面临着巨大的挑战,这个挑战不是来自技术,而是来自市场和用户的变化,而新进势力在面对这些变化的时候更有先发优势,没有太多传统车企的包袱,“我们可以相对建立一个比较新的机制和文化,从一开始在企业的DNA设定上就更偏重于用户”。

  爱驰亿维副总裁金新也认可了蔚来汽车张洋的观点,他认为新造车势力可以“轻装上阵”,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

  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助理周翔也同意“轻装上阵”的说法,不必受到原有资产和营销网络的束缚,可以更快、更好地根据市场需求去开发有针对性的产品。对于新创企业来说,船小好调头也是优势之一,组织机构的扁平化、对于市场的响应速度以及产品开发流程的优化压缩,都是优势。另外,新进势力还具有更强的互联网思维。

  云度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葆旭东认为,新进势力的核心优势在于对电池电机电控以及IT环节的掌握。另外,新进车企都是“无产阶级”,在对待造车的态度上更为坚决,并且在无技术积累的前提下,对于正向研发更为依赖。葆旭东介绍说,云度虽然发展的很快,但是曾经300多名员工花了3年时间才研发出一个底盘,这是因为一切从零开始,只能“一块铁一块铁搞,一块电池一块电池铺,新能源车企没有办法,倒逼下做的更坚决”。除此之外,新创企业的“外行精神”能够带来更多的创新。

  传统车企与新进势力谁更了解客户体验?

  对于车企们来说,如果能够十分透彻地了解客户体验,并且满足客户需求,那么就不愁没有市场,但是对于传统车企还是新进势力哪方更了解客户体验,双方出现了争论。

  蔚来汽车张洋表示,“我们在产品的定义的一开始,更多就去考虑到用户的体验以此来经营产品,我们的企业初衷是如何解决用户的一些问题”。而传统车企可能离用户太远,所以更多时候很难作用于用户。

  对于此观点,吉利汽车刘金良却提出反对意见,他赞同用户的体验是核心的说法,“但是我要告诉这些互联网造车的人,新晋企业的人,不是只有你们知道用户是中心,我们这些传统汽车制造商,我们每天都在研究用户,用户怎么样体验好,你们可以研究,我们更需要研究。”

  同时针对互联网缜密思维的问题,刘金良补充道“另外就是我也要告诉我们传统汽车制造商,你不要以为你的思维最缜密,互联网造车,互联网思维更缜密”。他认为,互联网思维比较的不是制造,而是比较的制造缜密性,其中涉及到大数据、云端以及对于客户最优方案的选择,“所以我觉得传统的制造商应该转型快跑,虽然互联网公司要造车,你有基础比他们跑的快,互联网公司要造车,可是有很多东西还不懂还在探索,传统车企要争取先到达顶端。”

  长江汽车周翔在谈到消费者的需求时,提出了一个新的观点:“我的观点一定尊重消费者需求,而且这里要更深入分析哪些消费者具有引导性,哪些消费者具有跟随性”,“我们更要抓住那些引领时代的消费者”。

  如何体现各自的竞争力?

  2018-2019年,市场上将迎来一大批新造车势力的量产车型,届时传统车企与新造车势力的竞争就要正式打响,面对消费者,双方将如何体现各自的竞争力,让消费者买单呢?

  蔚来汽车张洋表示,汽车是一个最大的安全件,因此对于传统硬件,需要用五年、八年试验检测的就不能缩减,另外让消费者选择安全的情况下,把品牌从上往下做。虽然传统汽车老大哥经过三十年的努力已经将产品的性价比拉上来,但是在现有的品牌上面,传统车企存在一定的固化。众所周知,蔚来汽车走的是典型的从上而下的品牌道路,从最初发布纯电动超跑,到宣布纯电动SUV ES8将于12月上市,“蔚来汽车”的名字已经成为广大受众所熟知的名字。张洋说:“作为互联网公司来说,不需要考虑传统的品牌的形象和评价,我可以相对自由的去发挥我们的品牌定义,而根据我品牌定义匹配相关资源这样来做,所以这上来说我们还有一点信心,没有传统品牌的束缚。”

  吉利汽车刘金良则认为,我们在塑造品牌上其实没有变化,好的产品,好的品质,好的服务,好的用户体验,这是始终不变的。

  广汽新能源古惠南认为,自主车发展的规律性,第一是性价比,大家知道要抢占性价比;第二是好不容易抢占市场然后再用时间把质量做上去,质量做上去之后要性价比又有新科技引进,然后才是品价比。他认为新造车势力正在努力做的事情,传统车企也在做,比如互联网、正向研发。

  新势力站在传统车企三十年发展的肩膀上 融合共进

  传统车企与新造车势力的正面交锋让我们深思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道路,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赵福全院长贴切概括了所谓的双方PK,他表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不是简单的传统车企与新进势力之间的竞争,而实际上是产业的转型,产业革命的档口上到底怎么保卫,怎样抓住转型的机会脱颖而出”的问题。

  赵福全院长表示,“我个人认为,无论是传统车企还是新晋车企,要对造车客观规律要尊重,要有一个敬畏的心,但是也不要因此墨守成规”。他指出,传统车企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摒弃自己的劣势,包括思维模式,而长久以来的积累既是优势,在某种程度上也会成为一种负担。包括有很多新理念,新方式,新科技,包括新的黑科技,是我们不熟悉,我们就要敞开心肺去拥抱,因为你不拥抱就会被拥抱的甚至以此作为一个很大的竞争力的企业给你打败。反过来,我们新晋的车企也要尊重这个企业,因为毕竟不是造手机,新晋车企业要有敬畏的心,要尊重产业规律,产品特性。也要知道造的还是车,尽管是电脑电池手机,但是还是装在四个轮子上,这一点还有大量的机械的东西,车身底盘自动转向,没有一个因为产业的变革而发生改革。我们照样要有供应连,照样要有服务,尽管新的车可能服务量减少了。有的东西可以做OTA了,但是也叫服务。所以个人认为,我们所有的都要有一颗敬畏的心,最终殊路同归。

从左至右依次为:刘志佳、周翔、古惠南、张洋、赵福全、金新、刘金良、葆旭东

  虽然双方的观点争辩十分激烈,但是可以明显感觉到新进势力对于传统车企的敬畏之心,也能感受到传统车企在发展新能源汽车的某些环节中的无奈,因为目前来看,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进步仍然依赖传统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但是无论多么努力,其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力还是不及新进势力那样引人注目。在思想争锋的最后,传统车企和新进势力的代表手牵着手并肩站在一起,许多人对于这样罕见的一幕甚是欣慰,传统车企与新进势力虽然各自不服,但是又互相羡慕,明白对于双方来说,最重要的是产业发展需要传统和新势力的有效融合,那将是我们十年之后的汽车产业。

责任编辑:刘恒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