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
中国能源汽车传播集团
第四阶段降耗幅度将逐步爬升
2014年08月25日 16:38 来源:中国汽车报 作者:邬启斌

  距工业和信息化部装备工业司发布《关于加强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通知》)已3月有余。对此,国内众多乘用车生产企业纷纷表示,《通知》 中指出的,对无法达到平均燃料消耗量的企业,将停止新产品的申报,新建产能将无法通过等惩罚措施,最让人感到“胆寒”。尤其是第四阶段开始执行后,从2016年~2020年五年时间,最终实现5.0升的目标,年平均需下降6.2%。汽车企业纷纷表示,“额头”上已贴满“压力山大”的标签。8月15日,中国汽车燃料经济性与低碳发展圆桌论坛上,参与《乘用车燃料消耗量限值》(GB19578-2004)制定的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汽车标准研究所副总工程师金约夫的一番话,给了汽车企业一颗“定心丸”,他透露:“燃料消耗量第四阶段标准进行审议时,对导入计划进行了调整,将之前每年下降6.2个百分点修改为由松到严导入,以给企业更多的时间部署计划。”

  ■放松不等于不监管

  据论坛主办方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发布的《中国乘用车燃料消耗量发展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过去7年(2006~2013年)车型限值与企业平均燃料消耗量(CAFC)共下降10.3%,年均下降幅度为2.3%。而未来7年(2014~2020年)需下降30.7%才可达到2020年5升/百公里的目标。尤其在第四阶段期间(2016~2020年)年平均CAFC降幅则高达6.2%,与过去每年2.3%的下降幅度形成鲜明对比。据了解,根据第四阶段标准由松到严的导入计划,2016年CAFC目标值下降幅度为2.9%,2017年为4.5%,2018年为6.3%,2019~2020年,比值下降需达到每年10%,也就是2019年为8.3%,到2020年CAFC达到9.1%的降幅,即5.0升/百公里的目标。

  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安峰表示,要实现2020年目标有一定挑战,需要通过先进节能技术应用,新能源乘用车市场开发,以及奖、惩等管理手段来实现。据工信部产业政策司产业协调处副处长周晓岚透露:“关于加强汽车乘用车平均燃油消耗量管理的通知和通报,已在部门会签当中,出台之后对不达标企业会采取一些措施。”

  ■逐步缩小与发达国家差距

  相关研究机构的调查发现,近几年我国汽车产销量连续摘得世界第一桂冠,然而在油耗下降幅度方面,仍然整体落后于欧美日韩等发达国家和地区。“在过去十年,燃油经济性工作进展比较缓慢,所以造成后面压力比较大。”安峰说。早在2009年中国在《哥本哈根协议》中就作出过承诺,到2020年中国将碳排放量降低40%~45%,近年,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不断攀高,2013年已超过了58%,汽车用汽柴油消费总量已超过1.5亿吨,占全国成品油消费量的60%以上,新增石油消费量的70%以上被新增汽车所消耗,随着中国汽车保有量的不断增长,汽车燃料消耗量占成品油消耗总量的比例还将继续增加。金约夫表示:“国际经验已充分证实燃料经济性标准是提高车辆燃料效率、促进技术升级最有效的途径。”随着第四阶段标准的实施,企业CAFC实际与CAFC目标比值由松到严的导入,我国乘用车燃料消耗量降幅将以加速度追赶,逐步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

  ■越早调整越有利

  《报告》显示,企业CAFC下降主要受两方面影响:其一为企业汽车产品结构调整,向小型、轻量化发展,典型企业如长城,2006~2013年企业CAFC降幅高达29%,主要是受车型产品从单一SUV扩展到包括C30、C50等多产品类型,其中,SUV产品呈多样化发展,如M4等小排量低油耗也受市场欢迎;其二是企业先进节能技术升级,使得单车燃料消耗量的下降,如CVT等先进节能技术的应用。中高端产品能否实现改善燃油消耗量,一直是业内顾虑的焦点,《报告》还强调,由于节能技术的广泛应用,在中高端汽车产品,同类产品中平均的整备质量确实有所增加。由于整备质量有所增加,导致了CAFC目标值的提高,而节能技术的应用,又造成实际值降低。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李万里指出:“虽然中高档产品降耗的难度很大,但是最近从分析的数据来看,由于节能技术的广泛应用,它的实际值有所下降,实际上是进步的步伐在加快。”第四阶段导入计划从2016年开始实施,2016年目标与2020年目标比值为134%,按照先松后严的顺序导入,最终达到5.0 L的目标。2014~2016三年间为2015年目标到2020年目标过渡期,要求从2013年的比值144%下降到2016年的134%,年均下降3~4个百分点。年产10万辆以上企业2013年实际与2020年目标比值介于124~167%之间,其中,小型、轻型乘用车生产企业实现2020年目标更占优势,如比亚迪汽车、长安铃木、华晨控股、一汽夏利、华晨宝马、东南汽车等2013年实际与2020年目标比值已经低于134%;而一些大型乘用车生产企业,2013年实际与2020年目标比值均高于160%,第四阶段目标实施压力较大。第四阶段期间(2016~2020年)年平均CAFC降幅为6.2%,若企业提前两年部署进入第四阶段,平均降幅水平则可降为5.1%。金约夫认为,“企业越早调整产品结构,越有利于其达到最终目标。”

责任编辑:施芸芸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或“汽车网”的文字、图片和视频作品,版权均属汽车网-《中国汽车报》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已经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中国汽车报》网”
友情链接